K

悲剧爱好者。

【李肖】猫(3)

  肖邦在(被猫毁了个漂亮的)沙发上蜷着,身上裹着被子。他不想回房间,那里太冷了,至少客厅里还有壁炉。

  啊,李斯特。他为什么不和他的猫一起下地狱呢?如果这就是他所理解的“文静乖巧”,那他大概是被门夹坏了脑子。

  罗伯特昨晚请假回家了。好吧,但愿他不是被猫赶跑的。肖邦又是打喷嚏又是咳嗽,手臂上满是红色的疹子。他再也不要看到那个该死的匈牙利人了,还有那只魔鬼变成的猫。

  现在,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。屋子里静的出奇,只有柴火在炉子里燃烧发出的噼啪声。他的头昏昏沉沉的,明明身上发烫,可是裹着三层棉被却还是觉得冷。啊,要是有个朋友来看他就好了!可恶的李斯特,他倒是一个人在慕尼黑快活!天知道他又在哪里的香粉堆里厮混,那个风流的匈牙利人,愿他天打雷劈!

  上帝知道他现在有多难受。刚刚他咳了十几分钟,就差把肺咳出来了。一定还有猫毛藏在看不见的地方,他为什么没有叫罗伯特把房间打扫一下再走呢?一阵冷风吹过,他不禁打了个哆嗦。该死,他还得自己走过去关窗子。

  没等他站起来,腿上一阵温暖的触感把他吓得跳了起来。见鬼!他低头一看,只见半只烤鸡正躺在他的脚边,油滴落在他心爱的地毯上。

  ……这绝对是他见过的最诡异的事了。他抬起头,发现爱斯梅拉达在旁边歪着头看他,仿佛奇怪他为什么还不接受自己准备的礼物。

  天啊,她还没有放过自己吗?

  “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?”肖邦问道,仿佛他指望得到一个回答。爱斯梅拉达叼起烤鸡,走的更近了一些,差点把油蹭在他的裤子上。肖邦看向那扇半开的窗子,油渍从窗台上一直延伸到他的脚下。

  “你不能待在这儿,你会害我过敏的。”肖邦说道。爱斯梅拉达才不管他说什么,用鼻子推了推地上的烤鸡,又一脸兴奋地望着他,像狗一样伸着湿漉漉的舌头。

  “这是给我的?”

  猫儿摇了摇尾巴。“喵呜……”

  ……好吧。可是她是从哪儿弄来的烤鸡?

  爱斯梅拉达呜呜叫着,态度十分坚定。肖邦只好弯下腰,用两根手指捏住烤鸡的一只腿,把它拎进了厨房。

  爱斯梅拉达好奇地跟上来,在地毯上留下一串梅花形的油渍印。肖邦很想大声把她吼出去,可是白猫一脸无辜地望着他,叫他一点儿也凶不起来。

  “听着,”他揉了揉额头,深吸了口气说,“谢谢你的……礼物。可是你实在给我添太多麻烦了。我没法好好照顾你……也许李斯特可以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……说起来,你就和你那个没心没肺的主人一副脾气。”他低下头笑了笑。“你把人惹毛的能力可真是万里挑一,但是你可比你的主人有良心多了……”

  爱斯梅拉达高兴地叫了几声。

  “可是你不能待在这里。和你待在一起,我会生病的。”

  爱斯梅拉达耷拉着耳朵,哀怨地喵喵叫唤。

  “再说,我让席勒照顾你,可你却跑出来了,他会不放心的……你没有在他那里搞破坏吧?”

  猫儿歪了歪头,默不作声。

  “……我就知道。”肖邦叹了口气。“你走吧,不要再来了。不过……谢谢你来看我。”

  爱斯梅拉达眨了眨眼睛,走过来蹭了蹭他的腿,抬起头看着他,温柔的绿色眸子闪闪发亮。然后,它走到窗户边,轻轻跳上窗台,转眼就不见影了。

  ***

  两天后肖邦收到了席勒的来信。

  “亲爱的肖邦先生:很抱歉我不能亲自来访,我去请人维修窗帘架了。爱斯梅拉达小姐把它拽了下来,把窗帘塞进了厨房的泔水桶里。我摆在餐桌上的半只烤鸡在两天前的夜里不翼而飞。我想问您,李斯特先生什么时候能回巴黎?我非常期待与他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 ***

        亲爱的 @Coco 小姐将会完成接下来的李肖车,我表示敲碗等肉(手动滑稽)

评论(9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