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

悲剧爱好者。

        看了TOS的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中被删减剧本之后的产物(如图,图来自微博)
        发生在伊迪丝死去,柯克回到进取号上后的那个晚上。
        剧本的氛围真的Slashy……🌚编剧你确定你不是在写同人?

***

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

        舷窗外群星璀璨。
  这并不是常见的景象;经验丰富的航行者们知道,宇宙在大多数时候只不过是大片寂静黑暗的虚空。有时候,当你从凝望那片黑暗,会感到一切好像都消失了,连自己的存在都变得充满不真实感。
        那种感觉对于詹姆斯•柯克一度是陌生的。他是企业号的舰长,他有一群忠诚勇敢的同僚,他知道哪怕他要对抗的是整个宇宙,他们也会站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战斗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现在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。窗外星光瑰丽灿烂,他却从没感到过这么寒冷,这么无助。
        柯克凝视着舷窗外。他已经换上了舰长的制服,企业号已经离开了守卫者的星球,再度驶向深空。可是,他无法释怀。
  他忘不了在地表呼叫企业号时通讯器那头令人恐惧的寂静。没有回应,没有任何声音。企业号的历史被完全抹去,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。星舰,星际联邦,太空旅行……就像一场梦境。他从来没有想到,他们的存在是如此脆弱不堪,时间线的轻微扰乱就能将他们抹除干净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起伊迪丝•凯勒,那个勇敢聪慧的女子。在二十世纪那个落后的酝酿着战争的世界,她的敏锐目光和深邃思想领先于她的时代。她帮助了他,给予他陪伴与慰藉,却死在了他的面前。他感到愧疚,为自己不得不用那样美丽的生命换取人类的未来感到痛恨。
        他以为他所拥有的东西无法被夺走,他以为他心中的道德可以为所有的矛盾和冲突给出完美的答案。可是那一天他所在的历史被抹除,他在人类的未来和伊迪丝的生命之间摇摆不定。
       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动摇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舰桥传来当前坐标,舰长。”
        柯克没有回头,但是他听到了逐渐接近的脚步声。是斯波克。
        “吉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这呼唤非常柔和,但是带着无可置疑的肯定。柯克的身形凝了凝,转过身来,神情依然淡漠,但是多了几丝惊讶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朋友们叫他吉姆,他的情人和家人们也会这么叫他。可是他从没想到这个称呼会被他的大副所使用。
        “斯波克先生,”他说道,没有掩饰声音里的惊讶,“这是你第一次用'舰长'以外的叫法称呼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斯波克柔和地看着他。他的肩膀放松,背在身后的双手放下垂落在身体两侧。他肢体语言表明,这是个私人的时刻,无关舰长和大副,无关公务。此刻,他们只是朋友。
        柯克回以感激的目光。他们的视线相触,两人达成了心照不宣的共识。他们是朋友。他们早就如此看待彼此,这亲昵的称呼只不过是对他们关系的肯定。
        “在我的星球上,夜晚十分漫长。银翼的鸟群飞过天空的声音非常动听。”斯波克温和地说,“我们的族人深知,时间可以平复一切。你可以同我一起去那里休息一段时间。在那里,你会感到舒适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不像斯波克会说的话,不像他坚持逻辑,摒弃情感的大副。可是他会这么认为这仅仅说明他还不够了解这位朋友。
        “世界上所有的时间……”他扭过头,面向窗外。
        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么疲惫甚至绝望。他在舷窗的倒影里看见斯波克靠近了他,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吉姆。”斯波克说。
        柯克一动不动。肩头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。这是斯波克第一次主动与他发生身体接触。他等待着,但那只手并没有拿走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次的登岸休假,请和我一起去瓦肯。让时间治疗你的伤痛。”
        没有劝说,没有安慰的话语。柯克不需要这些。他只需要时间,还有陪伴。斯波克恰好给出了这两样。
        柯克挤出微笑,用自己的手覆上肩头那只手。“好的,斯波克。当然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感到自己内心空虚的一角正在被渐渐填满。他没有好起来,完全没有,可是他开始相信有那么一天他会。创伤会被治愈,动摇的会重新坚定,失去的将再次找回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时间。

评论(20)

热度(64)